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【愿你安好】 萧平旌林奚


       黄昏时分,医馆里没有像前几日那么忙了,林奚也把药材归类好了,坐在院内读医书,这时候萧平旌应该忙完了军务,坐在屋内等林奚忙完了一起用晚膳,但今日到了这个时候,却还没见着萧平旌的身影。约莫是他还没忙完手中的事情吧,林奚猜想。
      可林奚等到月上树梢,也没等到萧平旌,早在两个时辰之前林奚就收起医书,进到屋内,等待的时间里林奚点上蜡烛,摆好桌椅,坐在茶几前望着门口。原来等待是这种感觉,明明更长的时间都等过,现在只等了两个时辰都有些不耐烦了。
     “林姑娘,今日二公子还没来吗?”杜大夫走到林奚跟前问道。
     “还没来,应该是还没忙完军务,有些迟了。”林奚仍望着门口。
     “可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姑娘要不要吃些东西垫垫肚子?”杜大夫关心道。
     “不用,我在等一会儿便是,不打紧的。”林奚调整了一下坐姿,等的确实是有些累了。
杜大夫见林奚的样子,鞠了一躬后退出了屋子。又只剩下林奚一个人,周围安静的不像话,再微小的声音都听得见。门外此时响起了马蹄声,林奚想是平旌来了,心里松了口气,站起来走到屋外,看到的却是跟在萧平旌身边的副将。
     “林奚姑娘。”副将下马走至林奚跟前。
林奚行了礼抬头“将军到我这里定是有事相告,是关于平旌的吗?”
     其实看到副将的时候林奚便知道平旌今日是来不了了,但心里又怕萧平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虽然脸上的表情没变,从语气中也还是能感觉到林奚有些紧张。
     “其实前两日将军的身体就有些不适,当着林奚姑娘的面想必也不知道如何开口,就连末将也不知道这回事。”副将看林奚的脸色不太好,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她“今早晨练将军就不在,末将便去了趟长林王府,问了下人才知道将军一直在屋内没出来过,去将军屋前敲门也没人回应,出于担心便推开了门。到屋里才看见将军躺在榻上,唇色发白,有些发热。”
      “为何现在才来跟我说这件事?”林奚有些着急。
      “其实末将早晨就想请林奚姑娘去看看,准备出门时被将军拦住了,将军说一点小病,躺一会儿便会好了,不用劳烦姑娘。但将军到现在发热的症状都没有消除,脸色越来越差,末将觉得还是林奚姑娘去看看比较好。”副将说完后林奚就转身进屋,拿上药箱出来。
      两人骑上马便向着长林王府的方向奔去,直到林奚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紧张的有些出汗,不敢推开门。转头道“劳烦将军了。”副将知道林奚现在的心情,走在前面推开了房门。
       林奚走到萧平旌跟前,入眼的便是萧平旌苍白的脸,林奚告诉自己这时候不能着急,自己是个大夫,看病要紧。打开药箱,取出必要的用具,将萧平旌的手慢慢放在棉垫上,用两根手指搭在萧平旌的手腕处。
       副将站在一旁看着林奚的动作没出声,过了一会儿,林奚收回手,从萧平旌手底下取出棉垫。副将刚准备开口问将军的情况便被林奚打断了,“请问将军,平旌之前可曾受过伤或是染上过风寒没有好好治疗?”
      “在北境的时候天气寒冷,将军又很少好好休息,便染上了风寒,将军也只是休息了一会儿又上了战场,军中大夫本来就少,受伤的士兵又多,根本忙不过来,将军说是小病便没有让大夫好好看看。”副将如实回答道。
      “平旌定是风寒未愈,他那次自从中毒解毒过后,肺部寒气便很大,遇到些个寒冷天气很容易染上风寒,最近的天气转凉他肯定又没有在意,像他这样拖下去病情只会更严重。我马上给他开药方,煎药,劳烦将军照顾她一会儿。”起身看了一眼萧平旌,拿起药箱出了屋子。
      当林奚端着药进屋的时候萧平旌稍微清醒了些,看到林奚进来赶紧又闭上眼睛,副将看林奚来了,默默退出了屋子,带上了房门。
      林奚把药碗放在一边,眼睛也没看萧平旌,过了一会儿说道“我知道你醒着,赶紧起来把药喝了,你还想把你这病拖到什么时候才肯治。”语气里有些无奈,但更多的是关心。
      萧平旌这时候才睁眼,“我都让他不要叫你过来了,。他还是去找你了。”
     “不然你想让我继续坐在那儿什么都不知道,一直等你来用晚膳吗?”萧平旌听出来林奚这是生气了。
     “这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吗,所以才没告诉你,下次不会了。”萧平旌声音有些疲惫。
     “赶紧喝药。”林奚把萧平旌扶起来,给他身后加了靠枕,让他坐着的时候舒服些,把药递到他手上。
      萧平旌刚准备喝,林奚在边上来了句“还是有些烫,慢点喝。”萧平旌知道林奚担心他,只是嘴上没说,低下头一口一口的把药喝了个干净,喝完,把碗递给林奚。
      林奚刚接过碗,手就被萧平旌抓住了,看了萧平旌一眼“喝完药需要休息,我扶你躺下。”抽回手,把碗放在托盘里,扶着萧平旌躺下。继而拿起托盘往外走,萧平旌在背后抓住她的手道“你去哪儿?”
      “去把碗放到外面桌上。”林奚转头。
“别去了,就在这陪我一会儿,一会儿就好。”林奚低头看着萧平旌,放下托盘,坐在萧平旌床边,“好,我就在这。”轻轻握着萧平旌的手道。
      “你不会在我睡着以后就离开吧?”萧平旌问。
      “不会,我会一直陪你,不会离开,所以你快点休息。”林奚安慰萧平旌道。
萧平旌慢慢闭上眼睛,气息渐渐平缓,林奚看着萧平旌的睡颜才放下心来,从进长林王府开始,这颗心就没放下来过,现在终于放心了一点。


林奚视角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哪里是因为你不来找我用晚膳,不告诉我你的病情而生气,只是气自己为什么没能早些发现,气自己对你的关心不够罢了。自己从来都是接受感情的一方,为你所做的事情少之又少,若连你的健康我都不能照顾到,岂不是太失格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By Purpleone 女士

评论

热度(8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