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当我打开车门的时候,车里星星点点的尘埃因为我打开车门带来的一阵风随意纷飞,透着初春温暖的阳光,再然后,我看见了车里的人,心想:嗯,也许这就是宿命

总觉得我家猫傻了吧唧的

樱花樱花想见你🌸

【 余生,长安 】 萧平旌林奚(完结)


两年后
      “林奚,你看这个是你要找到的吗?”萧平旌拿着医书回头看身后的茶几,却没见到林奚,在屋内四处找,“林奚,林奚?”萧平旌没找着林奚,停下来想了想,约莫又站在院内看医书了,于是走到门边看着屋外。
      桃花开了,带着阵阵芳香吹进屋里,岁月流淌,又是一年春日到,果真是离朝堂远了,连季节的变换都没发觉,萧平旌叹了口气,觉得舒坦了许多,林奚正坐在院内理着手中的药材,旁边还放着医书,一边看一边整理,难怪没听见萧平旌喊她。
      一阵微风吹过,乱了院中人的发,萧平旌看着这场景,像是一幅画,不想打扰,片片花瓣飘落,偶有一片落在林奚发上,那人好像没察觉似的还在研究医书中难懂的部分,萧平旌放轻脚步走到林奚身后,将她发上的花瓣取下放在手心,继而坐在林奚旁边的石凳上手搭着下巴看她。
       “怎么了,这样一直盯着我看?”林奚抬起头,也学着萧平旌样子搭着下巴看他,盯着林奚正出神的萧平旌倒是吓了一跳。
       “你不是在看书吗,怎么知道我在看你的?”萧平旌一脸天真的望进林奚眼里。
       “我只是觉得你再这么盯下去,眼睛怕是又会干涩发胀了,晚上又要来找我给你按摩。”林奚这么随口一说,揭穿了萧平旌的小心思,萧平旌被林奚说的有些憋屈,立马低下头玩自己手里的花瓣。
      “喏,你要找的书,给你放这儿了。”萧平旌把书随手甩到桌上,转身一副要走的模样,林奚把萧平旌放在桌子底下两只拧着的手掰开,握住,安慰似的拍了拍。
     “行了,又跟我耍小孩子脾气,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只是觉着你这个小心思有趣罢了。”萧平旌“哼”了一声,还是没看林奚,倒是握紧了林奚的手。
     “我这样还不是因为你日日只对你的医书药材研究,也不怎么理我。”萧平旌说完,林奚把手里的书放到萧平旌面前,示意让他看。
     “你仔细看看。”林奚声音软软的。
     “我又不是学医的,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?”萧平旌瞟了一眼,也不知道林奚到底想说什么。
     “我近日一直在想怎么才能治好你肺寒的症状,翻找了许多之前师父留给我的书,应该就在你拿给我的这本里,不出意外的话你今年冬天之前就会好全了。”林奚的语气变得轻快,抓着萧平旌的手晃了两下。
     “你知道的,这些我不在乎的,我只想陪着你就好。”萧平旌自是知道林奚为了他一直在寻找适合他的药方,却也没想到林奚竟然到现在也没放弃寻找,这心里像是有股暖流包围着他。
      “ 我的心愿便是你能安好,你一到季节变换就咳嗽不停,我根本不可能不担心你,你若是好了,我也可以安心许多,平旌,我要的是你好好的陪在我身边。这段时日没理你是我不对,别生气了好吗?”林奚用左手摸萧平旌头上的白玉束发,又扯着萧平旌的袖口,像是撒娇。
      萧平旌忍不住笑了,“林奚,你这是从哪儿学的?”
      “怎么,不喜欢?不喜欢的话我就再也不这样了。”林奚刚准备松手就被萧平旌抓住了。
      “喜欢,喜欢,怎么会不喜欢。好了,外面还有些凉,快进屋吧,我煮了新茶,再不喝就凉了。”萧平旌说完林奚也笑了,微风带来了甜甜的花香,让人有种微醺的感觉。
       萧平旌拉着林奚站起来,一步一步的往那个叫做“家”的方向走去。

萧平旌:
       谢天谢地,让我遇见你,让我一天一天变得平凡,同时又一天一天愈加深切的爱你。
林奚:
       日日太阳初升,我醒来觉得甚是爱你,每当看见你安静的睡颜,我都会谢天谢地,能让我能够伴你左右走完余生。



世间草木皆美,人不是,药很苦,但你不是。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By Purpleone 女士

【 飞雪应是迎春 】萧平旌林奚



      柳絮一般的雪纷纷扬扬的从空中撒下,轻烟一般的雪花在风中飘飞,追逐,盘旋,林奚摊开手一片雪花轻轻落于手掌,林奚凑近了看,它像是一片羽毛,轻薄却又冰凉,不一会儿便融化成了一颗颗小水珠。大门外的松树变成了琼枝玉珂,树枝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,树枝上的雪就像是下一刻便要散落下来。
      林奚听到门外的马蹄声,将茶壶里刚煮好的茶倒在白玉杯中,把翠石垫放在被子底下,再用布擦拭茶壶上的水渍,慢慢放回原处,抬手摸在自己的发间,一朵白玉的栀子花嵌在发间,灵巧,纯净,林奚放下手搭在自己的腿上,看着门口。
      “林奚!林奚!林奚!” 萧平旌人还在门口便开始喊,林奚看萧平旌披肩上落了层雪,脸上还带着笑,心里有颗名为爱的小火苗跳动着,整个人都暖暖的。
      “不是跟你说今日会下雪,叫你好好在家别出来了吗?”萧平旌听到了却也不答话,只是温柔的看着林奚。林奚站起身,走上前去,将萧平旌胸前的带子解开,让萧平旌脱下披肩。  林奚把披肩上的雪轻轻掸掉,走到屋内的炉火旁,将披肩挂在两步远的地方,过会儿就能干了。
      萧平旌坐在茶几前看着林奚的背影,拿起茶杯喝了口茶,温度刚好,必定是屋内的人早就开始煮茶等待,听到马蹄声便将茶倒上了,萧平旌轻笑一声,手摸在茶杯边缘。
     “是初雪啊林奚,你知道吗?”萧平旌看着屋外飘飞的雪对林奚说道。
     “是啊,今年的雪来得早了些,天气也比前些年的冬日冷了些。”林奚也坐下来,和萧平旌面对面。
     “林奚,是初雪。”萧平旌像是怕林奚没听清又说了一遍。
     “我知道,我没忘。”林奚抬眼看了萧平旌一眼,刚对上眼,林奚又避开了。
     萧平旌瞧见林奚害羞的模样,开口“今日大雪纷飞,到处银装素裹,是个赏雪的好机会,在下可否邀请林姑娘与我一起赏雪?”萧平旌说着伸出手,停在林奚面前。
     “小女学识浅薄,还望公子莫要怪罪,小女便愿意与公子一同赏雪。”林奚看萧平旌调皮的样子起了玩心,附和着萧平旌。林奚伸手搭在萧平旌手心,慢慢起身,萧平旌握紧林奚的手,扶她起来。
     “林姑娘冰雪聪明,这么说的话,在下倒有些惭愧了。”萧平旌拉着林奚的手在廊上停下。
     两个人谁也不开口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从苍穹飘落的雪,安静的连雪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,林奚转头看萧平旌的侧脸,萧平旌像是感觉到了,也转头看林奚。
     “林奚,你可知道我想过多少次,就像这样,我们两静静的看雪,没有战乱,没有伤痛,就这样牵着你的手,岁月静好。”萧平旌又看向空中的雪,眼神有些茫然。
    “平旌,你还记不记得我答应你初雪之时赠你一礼物?”林奚轻声道。
    “当然,我等了好些时日就为了等这一天。”萧平旌的眼睛一眨一眨的。
     林奚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袋子放在萧平旌手上,“礼物便在这里头,自己打开看看。”林奚嘴角带笑,萧平旌打开袋子,取出里面的东西,是和田玉籽制成的束发 ,纯白色带着光泽,拿在手上的感觉也是温润的,一看就知道买它的人是花了番心思在上面的。
     “怎么样?我不太会挑,第一眼就看上了这块玉,想着你戴着一定很合适,就让匠人做成这样,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就买下了。”林奚有些不好意思,低着头说道。
     “林奚,帮我带上可好?”萧平旌已经走进屋内坐了下来,等着林奚为他戴上,林奚跪在萧平旌身后取下萧平旌头上的银质束发,为他戴上白玉束发,最后将白玉簪插入发间,手顺着萧平旌脸的轮廓滑至他的肩膀处,起身把梳妆台上的铜镜拿在手上,想了片刻又放回去。
     “应是比之前的那个重了些,可还习惯?”林奚走回来,坐在萧平旌面前。萧平旌抬起手摸在束发上,眼神变的温柔。
     “你知道的,无论你赠予我什么礼物我都喜欢。”萧平旌牵起林奚的手,另一只手摸在林奚柔软的发上,“我送你的簪子可还戴着?”
     “嗯。”林奚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回答道。  萧平旌摸到簪子笑着把林奚拥入怀中,搂得很紧,林奚快透不上气,拍了拍萧平旌的背,这是萧平旌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太用力了,放松了些,林奚也不怪他,就这样让他抱着,手在萧平旌背后轻轻拍着。
     “林奚,谢谢,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,谢谢你的礼物,我很喜欢。等到开春,老堂主回来,我们便成亲。”
     “好。”林奚终于是笑了。



        一想到以后的日日月月都有你相伴,

        我便觉得余生无比美好。
        愿你我今生,长相随,长相伴,再无分离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By Purpleone 女士



     

        没了大哥,没了父王,也看不见你,这三年来,我自己心里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,所以我不能在骗自己了,林奚,我想伴你游历山水,想陪你撰写医书,我想做的事情还是挺多的,但我就不能想象,我未来的日子如果没有你会是什么样,所以我想请你答应我,让我与你此生相守,永不分离,可以吗?
        可以!可以!可以!🙊🙊🙊

干脆去拜把子当姐弟好了🌝小姐姐一脸要哭的表情,萧平旌个二傻子🌝真怕他们就这样友谊天长地久🙃
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🙉🙊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!🙉

【桂花开,便是君归时】 萧平旌林奚



      天空中团团的白云像是刚弹好的羊毛,轻轻飘浮着,城外的枫叶染红了整片山丘,树上的叶子洋洋洒洒的落在地上,庭院里的桂花静静地开放,散发着阵阵迷人悠远的香气。林奚走到院里的桂花树下,香气就这么一丝丝,一缕缕地飘下来,林奚心想今日又是个好天,连空气都甜的像蜜一般。
       仰头看桂花树上一朵朵开在一起的小花,饶是可爱极了,桂花不似梅花那么姿态万千。有些笨拙的,不开花时,树上只是长满了茂密的绿叶,开花的时候需要人来仔细寻找藏在绿叶里的小花。林奚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,转眼间,竟是秋天了。
       前些日子,萧平旌来的时候桂花还没开,如今桂花的香气已经萦绕整个院子。


       萧平旌上次来的时候有些匆忙,林奚看出来了,大概是边关出了事,萧平旌这次约莫是来跟她告别的,林奚心里有数,却也没说,她在等萧平旌亲口对她说,他们约定好的。
      “今天来的怎么有些早?”林奚看萧平旌站在她面前半天也没说话,一直扭着背在后面的手,眼睛也不敢看她,只好先开了口。
       “林奚,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日。”萧平旌声音闷闷的。
       “去哪儿?要去多久?”林奚问。
        萧平旌看了眼院中的桂花树,“要去甘州一趟,等这桂花来了,便是我归来的时候。”
       “好,记得保重身体。”不要总是逞强,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忘记我叮嘱过你的话,还有,早些回来,林奚心里想了很多要说的话,最后还是全都咽进肚子里。
       “嗯,你也要保重。”萧平旌抬头望着林奚,从上到下,像是要把林奚的模样深深印在心里。
       门外响起了马蹄声,“将军,该启程了。”门外一名将士喊道。
       “快走吧,不要让将士们久等了才好。”林奚知道时间仓促,也没想到会这么急。
       “嗯。”萧平旌将手里的剑别在身侧,转身轻跃上马。“林奚,等我。”还没等林奚回话就拉紧缰绳,策马远去。
       林奚就静静的看着萧平旌离去的背影,直到他消失在路的尽头,小到看不见,才收回目光,“会的,我会一直等你。”林奚眨了两下眼睛,觉得有些酸胀便用手背揉眼睛,发现手上有泪,大概是眼睛里进了细沙吧。




       林奚每次送走萧平旌后便是这幅样子,时常一个人跪坐在堂前盯着路上来往的人们发呆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脸上也看不出多余的情绪,每日花费时间最多的便是坐在桂花树旁的石凳上看医书,整理药材,杜大夫有时站在林奚旁边很久她才会有所察觉,杜大夫也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但又说不上来。
       “林姑娘,门口有人把大堂的大夫都叫走了。”杜大夫在屋前叫了一声,把林奚吓了一跳。
       “是什么人?”林奚走过来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那棵桂花树。
       “这个不太清楚,是一名士兵。”杜大夫回想了一下。
       “一名士兵?”林奚脸色一瞬间变得冰冷,加快了脚步迈向堂前。
       “林姑娘?”杜大夫被甩在后面还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。
        林奚看到济风堂门口站了一名士兵脸上还有没干的血迹,觉得颈后又一阵冷风钻进了衣服,手里发凉。“请问是出了什么事吗,为何把我济风堂的大夫都叫走了?”
       “城门口有一批带伤的军队,在下不懂什么医术,又迫于情急,只好请济风堂的大夫们去看看,这位姑娘也是大夫吗?”士兵还不时瞟向城门口。
       “嗯,我是。”林奚心里有句话也不知道当不当问。“还想劳烦问一下,这批军队是从什么方向来的?”问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。
       “是从北境的方向来的。等大夫们把手受伤的士兵抬进来的时候,还请姑娘好好为他们看看。”士兵看到受伤的士兵已经陆陆续续的被抬进济风堂。
        林奚看到受伤的士兵被抬进来,上前去帮忙,她看到这些士兵的伤口已经基本的包扎过了,伤口也没有见到发炎的症状,只是又添了些新的伤口,林奚心存疑惑,但又不知如何开口询问,只好继续上药,转头让帮忙的大夫开方煎药,自己又去看其他受伤的士兵。
       身后突然听见一声“林奚”,林奚几乎是瞬间回了头,看到萧平旌的肩上扛着一名已经晕过去的士兵,急忙走上前去。
       “林奚,你快看看他伤势怎么样了?”萧平旌把人放平躺在木地板上,抬头问林奚。
       林奚蹲下身为士兵诊脉,片刻后说道,“只是失血过多,其余的伤只是些皮肉伤并无大碍,好在及时包扎,也没有发热症状,我再为他开服药重新换药即可。” 

       萧平旌在一边看林奚包扎的动作,小心的开口“林奚,对不起。”
      “事情可都解决了?”林奚没有抬头。
      “都解决了。”萧平旌声音有气无力的。
       林奚抬头认真的看萧平旌身上是否有什么伤口,可他的衣服偏深色,根本看不出什么来,看萧平旌低着头,“你呢,你怎么样,可受伤了?”
       看萧平旌不说话,林奚有些慌张,解开萧平旌袖口的腕带,把他袖子摞上去,查看他膀子上是否有伤,萧平旌把袖子又放下来,把林奚的手握在手里,“林奚,我真的没事。”林奚显然不相信,挣开萧平旌的手,隔着衣服摸在他的胸腹上,萧平旌突然倒吸一口气,林奚知道不对劲,颓然的放下手。
       “你不是跟我说没事?我们之间约定过什么你忘了?”林奚看到自己刚才摸到萧平旌伤口手上的血,有些无力。
       “没有忘,我一分一毫都不曾忘记,但我是真的没事。”萧平旌握上林奚的手,“男人上战场怎会不受伤呢,那岂能叫男人?”
       林奚把身后的药箱拿到面前,“把衣服脱了,我看看怎么样了?”萧平旌知道这次是躲不过去了,把衣服外面的腰带解开,当萧平旌的衣服一层层脱下的时候,林奚就看见他腰侧伤口的血将衣服染红了。
       林奚真的看到伤口的时候叹了口气,像是被人抽走身上所有的力气,手上也有些软绵绵的,她看到很深的刀口在往外冒血,甚至连基本的包扎都很粗糙,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就是萧平旌自己包的,伤口都已经发炎了,他刚刚竟然还要自己去救别人,明明他伤得更严重些。
       林奚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,拿出药箱中止血的草药,揉成一团压在萧平旌伤口上,“受伤多久了?”林奚问。
       “也就两天左右的时间,在回来途中遭到埋伏。”萧平旌回答。
       “你们营中明明有大夫,为何你不让大夫为你看看?”林奚将一块纱布覆在萧平旌伤口上,为他一圈圈缠上纱布。
        萧平旌脸都白了,“我又不是伤到下不了床走不动路,看不看没关系的。”
        林奚把手上的一粒止痛药丸塞到萧平旌嘴里,“咽下去。”这时候萧平旌才听话,乖乖地咽下去,看林奚生气了,把手放在林奚头上,轻轻揉着她柔软的发丝,“我回来了,你开心吗?刚来的时候我闻到桂花香了,想必是你院中的桂花开了,我在约定的时间回来了,是不是信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了?”
        “你如果好好的回来,我会更开心。”说林奚一点都不高兴那是假话,从萧平旌进门她便是开心,但她希望的是萧平旌平安归来。
        “林奚,我这个月甚是想念你,日日都渴望能回到你身边,现在可算是回来了,你又对我板着脸了。”萧平旌委屈的样子林奚看在眼里。
        把萧平旌的手从自己头上放下来,继而握住,“谢谢你回来。”你不在我竟不知一月的时间已过,这一个月我也,甚是想念你。林奚眼里似是有泪,目光变得柔和,望进萧平旌眼里。
       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

       那月桂花开,正是君归时。



我想起读过的一句诗: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By Purpleone 女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