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【 飞雪应是迎春 】萧平旌林奚



      柳絮一般的雪纷纷扬扬的从空中撒下,轻烟一般的雪花在风中飘飞,追逐,盘旋,林奚摊开手一片雪花轻轻落于手掌,林奚凑近了看,它像是一片羽毛,轻薄却又冰凉,不一会儿便融化成了一颗颗小水珠。大门外的松树变成了琼枝玉珂,树枝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,树枝上的雪就像是下一刻便要散落下来。
      林奚听到门外的马蹄声,将茶壶里刚煮好的茶倒在白玉杯中,把翠石垫放在被子底下,再用布擦拭茶壶上的水渍,慢慢放回原处,抬手摸在自己的发间,一朵白玉的栀子花嵌在发间,灵巧,纯净,林奚放下手搭在自己的腿上,看着门口。
      “林奚!林奚!林奚!” 萧平旌人还在门口便开始喊,林奚看萧平旌披肩上落了层雪,脸上还带着笑,心里有颗名为爱的小火苗跳动着,整个人都暖暖的。
      “不是跟你说今日会下雪,叫你好好在家别出来了吗?”萧平旌听到了却也不答话,只是温柔的看着林奚。林奚站起身,走上前去,将萧平旌胸前的带子解开,让萧平旌脱下披肩。  林奚把披肩上的雪轻轻掸掉,走到屋内的炉火旁,将披肩挂在两步远的地方,过会儿就能干了。
      萧平旌坐在茶几前看着林奚的背影,拿起茶杯喝了口茶,温度刚好,必定是屋内的人早就开始煮茶等待,听到马蹄声便将茶倒上了,萧平旌轻笑一声,手摸在茶杯边缘。
     “是初雪啊林奚,你知道吗?”萧平旌看着屋外飘飞的雪对林奚说道。
     “是啊,今年的雪来得早了些,天气也比前些年的冬日冷了些。”林奚也坐下来,和萧平旌面对面。
     “林奚,是初雪。”萧平旌像是怕林奚没听清又说了一遍。
     “我知道,我没忘。”林奚抬眼看了萧平旌一眼,刚对上眼,林奚又避开了。
     萧平旌瞧见林奚害羞的模样,开口“今日大雪纷飞,到处银装素裹,是个赏雪的好机会,在下可否邀请林姑娘与我一起赏雪?”萧平旌说着伸出手,停在林奚面前。
     “小女学识浅薄,还望公子莫要怪罪,小女便愿意与公子一同赏雪。”林奚看萧平旌调皮的样子起了玩心,附和着萧平旌。林奚伸手搭在萧平旌手心,慢慢起身,萧平旌握紧林奚的手,扶她起来。
     “林姑娘冰雪聪明,这么说的话,在下倒有些惭愧了。”萧平旌拉着林奚的手在廊上停下。
     两个人谁也不开口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从苍穹飘落的雪,安静的连雪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,林奚转头看萧平旌的侧脸,萧平旌像是感觉到了,也转头看林奚。
     “林奚,你可知道我想过多少次,就像这样,我们两静静的看雪,没有战乱,没有伤痛,就这样牵着你的手,岁月静好。”萧平旌又看向空中的雪,眼神有些茫然。
    “平旌,你还记不记得我答应你初雪之时赠你一礼物?”林奚轻声道。
    “当然,我等了好些时日就为了等这一天。”萧平旌的眼睛一眨一眨的。
     林奚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袋子放在萧平旌手上,“礼物便在这里头,自己打开看看。”林奚嘴角带笑,萧平旌打开袋子,取出里面的东西,是和田玉籽制成的束发 ,纯白色带着光泽,拿在手上的感觉也是温润的,一看就知道买它的人是花了番心思在上面的。
     “怎么样?我不太会挑,第一眼就看上了这块玉,想着你戴着一定很合适,就让匠人做成这样,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就买下了。”林奚有些不好意思,低着头说道。
     “林奚,帮我带上可好?”萧平旌已经走进屋内坐了下来,等着林奚为他戴上,林奚跪在萧平旌身后取下萧平旌头上的银质束发,为他戴上白玉束发,最后将白玉簪插入发间,手顺着萧平旌脸的轮廓滑至他的肩膀处,起身把梳妆台上的铜镜拿在手上,想了片刻又放回去。
     “应是比之前的那个重了些,可还习惯?”林奚走回来,坐在萧平旌面前。萧平旌抬起手摸在束发上,眼神变的温柔。
     “你知道的,无论你赠予我什么礼物我都喜欢。”萧平旌牵起林奚的手,另一只手摸在林奚柔软的发上,“我送你的簪子可还戴着?”
     “嗯。”林奚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回答道。  萧平旌摸到簪子笑着把林奚拥入怀中,搂得很紧,林奚快透不上气,拍了拍萧平旌的背,这是萧平旌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太用力了,放松了些,林奚也不怪他,就这样让他抱着,手在萧平旌背后轻轻拍着。
     “林奚,谢谢,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,谢谢你的礼物,我很喜欢。等到开春,老堂主回来,我们便成亲。”
     “好。”林奚终于是笑了。



        一想到以后的日日月月都有你相伴,

        我便觉得余生无比美好。
        愿你我今生,长相随,长相伴,再无分离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By Purpleone 女士



评论(2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