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【桂花开,便是君归时】 萧平旌林奚



      天空中团团的白云像是刚弹好的羊毛,轻轻飘浮着,城外的枫叶染红了整片山丘,树上的叶子洋洋洒洒的落在地上,庭院里的桂花静静地开放,散发着阵阵迷人悠远的香气。林奚走到院里的桂花树下,香气就这么一丝丝,一缕缕地飘下来,林奚心想今日又是个好天,连空气都甜的像蜜一般。
       仰头看桂花树上一朵朵开在一起的小花,饶是可爱极了,桂花不似梅花那么姿态万千。有些笨拙的,不开花时,树上只是长满了茂密的绿叶,开花的时候需要人来仔细寻找藏在绿叶里的小花。林奚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,转眼间,竟是秋天了。
       前些日子,萧平旌来的时候桂花还没开,如今桂花的香气已经萦绕整个院子。


       萧平旌上次来的时候有些匆忙,林奚看出来了,大概是边关出了事,萧平旌这次约莫是来跟她告别的,林奚心里有数,却也没说,她在等萧平旌亲口对她说,他们约定好的。
      “今天来的怎么有些早?”林奚看萧平旌站在她面前半天也没说话,一直扭着背在后面的手,眼睛也不敢看她,只好先开了口。
       “林奚,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日。”萧平旌声音闷闷的。
       “去哪儿?要去多久?”林奚问。
        萧平旌看了眼院中的桂花树,“要去甘州一趟,等这桂花来了,便是我归来的时候。”
       “好,记得保重身体。”不要总是逞强,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忘记我叮嘱过你的话,还有,早些回来,林奚心里想了很多要说的话,最后还是全都咽进肚子里。
       “嗯,你也要保重。”萧平旌抬头望着林奚,从上到下,像是要把林奚的模样深深印在心里。
       门外响起了马蹄声,“将军,该启程了。”门外一名将士喊道。
       “快走吧,不要让将士们久等了才好。”林奚知道时间仓促,也没想到会这么急。
       “嗯。”萧平旌将手里的剑别在身侧,转身轻跃上马。“林奚,等我。”还没等林奚回话就拉紧缰绳,策马远去。
       林奚就静静的看着萧平旌离去的背影,直到他消失在路的尽头,小到看不见,才收回目光,“会的,我会一直等你。”林奚眨了两下眼睛,觉得有些酸胀便用手背揉眼睛,发现手上有泪,大概是眼睛里进了细沙吧。




       林奚每次送走萧平旌后便是这幅样子,时常一个人跪坐在堂前盯着路上来往的人们发呆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脸上也看不出多余的情绪,每日花费时间最多的便是坐在桂花树旁的石凳上看医书,整理药材,杜大夫有时站在林奚旁边很久她才会有所察觉,杜大夫也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但又说不上来。
       “林姑娘,门口有人把大堂的大夫都叫走了。”杜大夫在屋前叫了一声,把林奚吓了一跳。
       “是什么人?”林奚走过来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那棵桂花树。
       “这个不太清楚,是一名士兵。”杜大夫回想了一下。
       “一名士兵?”林奚脸色一瞬间变得冰冷,加快了脚步迈向堂前。
       “林姑娘?”杜大夫被甩在后面还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。
        林奚看到济风堂门口站了一名士兵脸上还有没干的血迹,觉得颈后又一阵冷风钻进了衣服,手里发凉。“请问是出了什么事吗,为何把我济风堂的大夫都叫走了?”
       “城门口有一批带伤的军队,在下不懂什么医术,又迫于情急,只好请济风堂的大夫们去看看,这位姑娘也是大夫吗?”士兵还不时瞟向城门口。
       “嗯,我是。”林奚心里有句话也不知道当不当问。“还想劳烦问一下,这批军队是从什么方向来的?”问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。
       “是从北境的方向来的。等大夫们把手受伤的士兵抬进来的时候,还请姑娘好好为他们看看。”士兵看到受伤的士兵已经陆陆续续的被抬进济风堂。
        林奚看到受伤的士兵被抬进来,上前去帮忙,她看到这些士兵的伤口已经基本的包扎过了,伤口也没有见到发炎的症状,只是又添了些新的伤口,林奚心存疑惑,但又不知如何开口询问,只好继续上药,转头让帮忙的大夫开方煎药,自己又去看其他受伤的士兵。
       身后突然听见一声“林奚”,林奚几乎是瞬间回了头,看到萧平旌的肩上扛着一名已经晕过去的士兵,急忙走上前去。
       “林奚,你快看看他伤势怎么样了?”萧平旌把人放平躺在木地板上,抬头问林奚。
       林奚蹲下身为士兵诊脉,片刻后说道,“只是失血过多,其余的伤只是些皮肉伤并无大碍,好在及时包扎,也没有发热症状,我再为他开服药重新换药即可。” 

       萧平旌在一边看林奚包扎的动作,小心的开口“林奚,对不起。”
      “事情可都解决了?”林奚没有抬头。
      “都解决了。”萧平旌声音有气无力的。
       林奚抬头认真的看萧平旌身上是否有什么伤口,可他的衣服偏深色,根本看不出什么来,看萧平旌低着头,“你呢,你怎么样,可受伤了?”
       看萧平旌不说话,林奚有些慌张,解开萧平旌袖口的腕带,把他袖子摞上去,查看他膀子上是否有伤,萧平旌把袖子又放下来,把林奚的手握在手里,“林奚,我真的没事。”林奚显然不相信,挣开萧平旌的手,隔着衣服摸在他的胸腹上,萧平旌突然倒吸一口气,林奚知道不对劲,颓然的放下手。
       “你不是跟我说没事?我们之间约定过什么你忘了?”林奚看到自己刚才摸到萧平旌伤口手上的血,有些无力。
       “没有忘,我一分一毫都不曾忘记,但我是真的没事。”萧平旌握上林奚的手,“男人上战场怎会不受伤呢,那岂能叫男人?”
       林奚把身后的药箱拿到面前,“把衣服脱了,我看看怎么样了?”萧平旌知道这次是躲不过去了,把衣服外面的腰带解开,当萧平旌的衣服一层层脱下的时候,林奚就看见他腰侧伤口的血将衣服染红了。
       林奚真的看到伤口的时候叹了口气,像是被人抽走身上所有的力气,手上也有些软绵绵的,她看到很深的刀口在往外冒血,甚至连基本的包扎都很粗糙,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就是萧平旌自己包的,伤口都已经发炎了,他刚刚竟然还要自己去救别人,明明他伤得更严重些。
       林奚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,拿出药箱中止血的草药,揉成一团压在萧平旌伤口上,“受伤多久了?”林奚问。
       “也就两天左右的时间,在回来途中遭到埋伏。”萧平旌回答。
       “你们营中明明有大夫,为何你不让大夫为你看看?”林奚将一块纱布覆在萧平旌伤口上,为他一圈圈缠上纱布。
        萧平旌脸都白了,“我又不是伤到下不了床走不动路,看不看没关系的。”
        林奚把手上的一粒止痛药丸塞到萧平旌嘴里,“咽下去。”这时候萧平旌才听话,乖乖地咽下去,看林奚生气了,把手放在林奚头上,轻轻揉着她柔软的发丝,“我回来了,你开心吗?刚来的时候我闻到桂花香了,想必是你院中的桂花开了,我在约定的时间回来了,是不是信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了?”
        “你如果好好的回来,我会更开心。”说林奚一点都不高兴那是假话,从萧平旌进门她便是开心,但她希望的是萧平旌平安归来。
        “林奚,我这个月甚是想念你,日日都渴望能回到你身边,现在可算是回来了,你又对我板着脸了。”萧平旌委屈的样子林奚看在眼里。
        把萧平旌的手从自己头上放下来,继而握住,“谢谢你回来。”你不在我竟不知一月的时间已过,这一个月我也,甚是想念你。林奚眼里似是有泪,目光变得柔和,望进萧平旌眼里。
       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

       那月桂花开,正是君归时。



我想起读过的一句诗: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By Purpleone 女士








评论(1)

热度(87)

  1. sophia_yan1209PurpleOne女士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