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【岁月常安】 萧平旌林奚



       太阳慢慢从云霞中露出来,阳光透过白色的窗户照进屋内,宁静而淡雅,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声吵醒了一向浅眠的林奚,起来时发现背上盖了件披风,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给她盖的,垂眼看着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觉的人,脸色是有些好转了,林奚又将手搭在萧平旌的额头上,发现他的烧已经退了,放心了许多。
       小心翼翼的把手从萧平旌的手里抽出来,用被子盖上了他的手,顺便帮他掖了掖被子,身体刚好一点可不能再着凉了。林奚端起昨夜没送出去的药碗,向外面走去,这时候应该去给萧平旌煎药了,猜他过一会儿也要醒了,药端过去应该时间正好,出门时又看了一眼萧平旌确认他还没有醒,轻轻带上房门。
       林奚端着药再进屋的时候发现萧平旌已经醒了,坐在榻上,也没在身上搭一件披风,就这么看着林奚。
      “你是觉得你的病已经好了是吗?就这么坐着也不加一件衣服,你又不是百毒不侵,刀枪不入之身,再着凉只会更严重。”林奚快步走到萧平旌身边,放下药,拿起萧平旌昨夜给她盖的披风,又放了几个靠垫在萧平旌背后,把药递给萧平旌。
       萧平旌看林奚有些生气,开口“真的不是什么大病,熬一熬不就过来了,你看我现在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你怎么反倒生起气来,别气了,嗯?”
      “你若是想要真的快点好,就赶紧把药喝了。”林奚也不看他,弯下腰从药箱里拿出棉垫和针灸所要用到的医具。
       萧平旌仰头把药喝完,准备把药碗放到一边的托盘里,林奚在一边从他手里接过药碗放到托盘上,萧平旌明白林奚一直在担心他,心里开心的跟开花似的,听话的把手搭在棉垫上让林奚诊脉,眼睛就盯着林奚。
       林奚诊完脉从萧平旌手底下抽走棉垫,“病情有所好转虽是好事,但你若是再这样生病靠忍,什么也不说,到时候又是一副惨白的脸在我面前,我可不会再管你了。”
      “再也不会了,以后一定把一切都告诉你,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。”萧平旌怕胸脯保证。
      “我马上给你针灸,看看能不能对你肺寒症状有所改善,现在开始就不要再说话了。”林奚话刚说完便已经拿针扎在萧平旌皮肤上。
       萧平旌感觉到疼“嘶”的一下,倒吸了口凉气,“很疼吗?”林奚看到萧平旌的反应停顿了一下。
       “一点儿都不疼,你继续,我没关系。”萧平旌笑的有些僵硬,林奚也知道不可能一点都不疼,萧平旌只是在安慰她罢了,于是在心里挣扎了一下,又继续行针。
       结束的时候,林奚在一边垂着眼低头收拾东西,萧平旌看不见她的表情,想了想林奚的表情很少有变化,现在定又是一张冷静的脸。  

      林奚背对萧平旌收拾,在这时开口道“我现在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永久的承诺,说你一定会照顾自己,一定会告诉我一切的话,这些我都不想听。”转过身坐到萧平旌旁边,“我昨天从别人口中得知你生病的消息,心里是一种什么感觉我真的没法描述。承诺这种东西也许在别人看来很重要,但对于我来说你是否安好,才是最重要的。比起你给我长久的诺言,还不如你好好的在我面前,生龙活虎,潇洒的,来得实在。” 

      “林奚。”萧平旌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唤了林奚一声。
      “这话我只说一遍,我只愿你安好,这便是你给我最有效的定心丸。”林奚依旧是这样不带任何情绪的看着萧平旌。
      “好。”萧平旌答道。



       几日后,萧平旌从屋檐上纵身跃下直接跳到林奚屋前,“林奚!”萧平旌一下坐在走廊上,还带着喘。
       林奚正跪坐着将药材一一分类,看萧平静气喘吁吁的样子来了一句,“病才刚好,不要这么急急忙忙的,慢慢来就是。”
       萧平旌坐着掰手里的花瓣,看向林奚道“怕你等急了所以脚步加快了些。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你的?今天想带你到街市上逛逛,听说今日会有烟火盛会,特别热闹。”
       “那你去帮我把屋里桌上放的片苓,白果,合欢,杞子,沙棘,银翘,拿过来给我。”林奚忙着手上的事没功夫抬头。
      “好,等我一下。”萧平旌扔掉手里的花茎,奔到屋内,林奚看了一眼地上被萧平旌掰地到处散落的花瓣,笑着摇了两下头,这些年性格变了不少但这个幼稚的小习惯还是没变。 
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萧平旌干起事来有模有样的,跟林奚坐在一起干事情一会儿就做好了,的确是为林奚省了不少事。刚把手上的事干完便拉着林奚往外走,林奚在后面跟的有些吃力,却也是跟着萧平旌一句话没说。
       街市上热闹得很,人们流连在小摊上挑选心仪的小玩意儿,买一些可口的小吃,挨家挨户人的互相问好,孩子们拿着糖葫芦在街头巷尾追逐着玩耍,好不有趣。城里的灯火将整片天空照的明亮起来,橘红色的光在墨蓝色的空中,像是彩带一般。
       萧平旌拉着林奚的手越来越紧,街上的人太多,万一被挤散了就找不到林奚了,到时候他又要着急的不行。
       “林奚,你看!”不远处的烟花硕然绽放,漫天华彩,林奚被烟花吸引,抬头望着,萧平旌转头看身旁正盯着烟花入迷的林奚,烟花明明是在空中,却像是绽放在林奚的眼里,美得不像话。萧平旌眼里像是有一汪清泉,望着林奚的时候总是温柔的,林奚听到声音转头看萧平旌“怎么了?”
      “就是觉得烟花很好看。”你也很好看。
      “确实很美。”林奚的眼神变得柔和,嘴角带着笑。
      “那我们等烟花结束后去放孔明灯好不好?我还从来没有试过。”萧平旌问道。
      “走吧,我刚才看到有个小摊贩那里有孔明灯卖。”林奚拉着萧平旌的手离开嘈杂的人群。


       “姑娘,要不要在孔明灯上写上心愿,是会成真的。”小摊贩问林奚道。
       “麻烦老板了,给我两支笔吧。”萧平旌抢着回答道。
        萧平旌在孔明灯的一面写完后,翻了个面,不给林奚看,“看到的话愿望就不作数了。”
        林奚本来就没有想看萧平旌到底写了什么,一直在想自己要写什么才好,拿着笔的手顿了很久,然后一笔一画地写下愿望,写完后两人各自站在自己写字的一侧,抓住孔明灯的两角,孔明灯发出的光照在两个人脸上,暖洋洋的。
       “林奚,你都写了些什么,看你想了好久。”萧平旌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       “说出来就不作数了,你不是也没告诉我吗?”林奚答道。
        孔明灯慢慢升上天空,上面的字越来越小,直到看不清楚,林奚才低下头,发现萧平旌一直在盯着她看,“希望你的心愿都能实现。”萧平旌说。
       “嗯,你也一样。”林奚又抬头看着天上许多正在上上升的孔明灯。




林奚的愿望:待归来,先指花梢教看,欲把心期细问,愿安好,常相伴。
萧平旌的愿望:愿岁月常安,应是眷侣长相惜,常相随。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By Purpleone 女士

评论(2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