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
【所谓相爱】 萧平旌林奚



        今日的医馆格外繁忙,林奚给病人们包扎伤口,开药方,煎药,观察病情,竟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。林奚记得今早的的天空中没有一朵云,在阳光照耀下的地面,像是洒上了一层金粉,金闪闪的。再次抬头的时候竟已是落日,林奚走到医馆大门前望着天空,此时的太阳收敛了光芒,天的那一边铺上了绚烂的晚霞,余晖给屋檐镀上了金边,林奚右手抚上胸前的银锁,低头看了看,慢慢闭上眼睛,想着它闪着光的样子,嗯,确实 很好看,很喜欢。
        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后的一双手轻轻环上林奚腰间,背后的人把头轻轻的搭在林奚肩膀上,浅浅的呼吸声就在林奚的耳边。
         “刚刚在你屋子里没见着你,就想到你大约是在这里,累了吧。”萧平旌在林奚耳边轻声询问。
          林奚睁开眼侧头看向萧平旌,回答道“今天的病人有点多,忙得晕头转向的,是有些累了。”
          萧平旌的下巴在林奚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磕了两下,有点撒娇的意思,“是啊,忙的都忘记跟我约好一起用晚膳了,我在你屋子等了一个时辰都没等到你。”
          林奚抬手摸了摸萧平旌的头安慰他,“是我不好,应该早些和你说,刚才在门口看了会儿天,耽误了。”林奚转过身拉了下萧平旌的袖口道“今日的晚霞真的美极了,你看。”林奚看着萧平旌指着身后的天空。
       天早就黑了,天边的晚霞也消失不见,天上铺满了一颗颗像珍珠般的星星,一轮明月挂在空中,柔柔的月光洒在地上。萧平旌知道林奚是真的累了,站在门口闭目养神忘了时辰,不知道此刻已是晚上。笑着对林奚说“嗯,今日的晚霞很美,我看到了,但现在已经是晚上了,你忙了大半天的一点儿都不觉得饿么?”
       “是有些饿了,忙太久没顾得上吃饭。”林奚拽着萧平旌的袖子朝屋内走去,还没走两步就停下了脚步,转头看着站在后面一动不动的萧平旌问道“怎么了?”
        萧平旌嘟起嘴示意林奚看自己的袖口,林奚还以为萧平旌不喜欢,连忙松开了手,垂在身侧不知道该往哪儿放,萧平旌叹了口气,重新抓起林奚的手放在自己手上,慢慢握紧,“我的意思是让你牵我的手啊,是不是忙傻了啊,傻瓜。”萧平旌牵着林奚的手走在前面,想着林奚在自己身后害羞的模样笑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 萧平旌将林奚牵到桌前扶她坐下,自己走到对面打开了带来的餐盒说道“这些菜都是刚做好的,幸好放在餐盒里没早早拿出来,现在还是热的呢,快吃吧,我有件东西要给你看。”
        林奚拿起筷子,说道“别告诉我是已经干枯的花,那礼物我收一次就够了,你再送给我我也不会收了。”
        看着林奚的样子有点想捉弄她,萧平旌也确实这么做了,他拿起屋外的一根树枝递至林奚面前道“你怎么这么懂我,早就知道我要送你这个?”
       这下林奚是真的有些生气,却也不在脸上显露出来,只是平静地将筷子伸向盘中的菜,夹到自己碗里,低头默默吃饭,没有要理会平旌的意思。
        萧平旌看林奚的样子觉得好玩儿,便大笑起来“就说你是个傻瓜,我怎么可能送你送你这个呢?”语罢,将放在衣服里的东西拿出来,小心的放在桌上。
        这物件外面包着一条方巾,是林奚上次给萧平旌擦汗的那条。萧平旌看林奚没动,温柔说道“你打开看看。”林奚放下手中碗筷,还是一副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样子,将桌上的物件拿到面前,萧平旌肯定是洗过这条方巾了,散发着淡淡清香。慢慢打开,看见里面包着一个发簪,顶部是一朵玉雕的栀子花,纯洁简单。
       “喜欢吗,这个发簪?”萧平旌时刻关注着林奚表情的变化,想要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,问得小心翼翼。
        林奚抬头对萧平旌道“帮我戴上。”没有过多的语言,萧平旌知道林奚喜欢,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,站起来绕到林奚背后,给林奚把发簪戴上,动作很轻,怕弄疼了她。
林奚听身后的人半天没声音问道“平旌,我戴着好看吗?”
        “好看。”萧平旌还没等林奚一句话说完就抢着回答。萧平旌起身回到林奚对面,开口道“其实我很早以前就看上这个发簪,这是那个店里我觉得最好看,也最合适你的,但一直没能下定决心买,怕你不喜欢。”
        “我很喜欢,谢谢你平旌。”林奚摸着发间的簪子,终于笑了。
        “喜欢就好,你可要天天带啊,我会天天来看的。”萧平旌突然耍起小孩子脾气,依旧是笑眼看林奚。
         “嗯,知道。”其实萧平旌不说,林奚也会天天带着,好好爱惜着,萧平旌说的这话其实是在告诉林奚他会陪着林奚,不会离开。
“快吃吧,饭要凉了。”萧平旌拿起碗筷,给林奚夹菜。
        林奚捡起桌上的方巾准备收起来,萧平旌看见了,立马将方巾抢过来,对林奚说“我送你一个礼物,不如你就将它送给我,当作是你送我的礼物,如何?”
        “你若是喜欢我再重新给你绣一个不就好了?”林奚道。
        “不,我就要这个。”林奚拿萧平旌没办法,便任拿他去了。
       “那你快吃饭。”林奚实在受不了萧平旌一个大男人对他撒娇的幼稚模样,不耐烦道。
         萧平旌暗喜。他忘记听听谁说过,无论是什么东西,跟一个人的时间久了,就会带有那人身上的味道,握紧方巾,原来真的是的。




          两人若是相爱,就算对方送给自己再普通不过的东西,心里也会甜的跟泡在蜜罐儿里似的。










By Purpleone 女士

评论

热度(8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