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【他自远方来】 萧平旌林奚



不知不觉中桃花已谢,夏蝉已经爬上枝头,医馆外阳光灼眼,走廊上的木地板被烤的烫脚,林奚坐在屋内端着茶杯似是在想着心事,痴痴地望向门口,继而又看着杯中的茶水,屋外的蝉鸣此起彼伏,期盼远方人归来的人心里莫名焦躁起来。
院外传来阵阵马蹄声,林奚想着约莫大概是新进的药材到了,也没抬头,手中的茶水已经凉了,却也没有要喝的意思,仍是盯着一处放空思绪。
“林奚!”这一声惊地林奚没握住茶杯掉在了茶盘上发出一阵响声,屋外的蝉鸣霎时间停止了,林奚起身望向门口,是远方的思念之人归来了,身上戎装还没来得及卸下,身上还有早已干涸的血迹,熟悉的还是那双笑眼,纯净明亮。
林奚小跑出了屋子,一手扶在木门上,穿鞋子的脚都有些不听使唤了,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站在马儿旁边的那人,看似平静的神情下,心中却是波涛汹涌,他在被境可否有受伤,是否有好好照顾自己。那人站在那里也没有任何催促的意思,依旧笑眼看她,林奚向他走去,觉得这一段路像是走过了他们两人未曾相遇的那二十余年的光阴,那样漫长。
走到了面前,萧平旌才开口又唤了声“林奚。”,林奚看着他没作声,他又开口:“你瞧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?”一边从胸口掏出一个小布袋,递至林奚手上。林奚轻轻拉开布条,这布袋里装着几朵已经干枯的桃花,大概是被放在胸口太久了,扁的不成样子,花瓣也有些掉落。
“本来以为能早些回来的。”平旌挠了挠头发有些窘迫,“一直想带你看看桃花盛开的样子,真的是美极了,我也是觉得好看才摘了几朵要给你看看,没想到现在才回来,耽误了不少时间,其实还是有些香味的,你闻闻看。”林奚低头凑近闻了闻,抬起头又看着平旌,眼角带笑“嗯,是很香,我很喜欢。”
“我就知道你会喜欢,如果早些回来会更香。”萧平旌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林奚看到他额头上的汗珠在阳光下闪着点点光,一定是路上一刻也没停歇急着回来看她,于是拿出袖口的方巾轻轻擦着他的额头,萧平旌笑了一下去过林奚手上的方巾擦汗,竟然害羞起来“谢谢。”。
林奚发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点过于亲密,觉得自己在萧平旌面前失了分寸,跟自己赌气似的咬了一下嘴唇,稍稍往后退了一小步,对着萧平旌道:”你既回来了,那想必北境危机解除了?”她望着平旌,眼中的担心一览无遗,萧平旌低头对她笑着,用温柔的语气开口:“嗯,北境战乱已平,历经了三月,皇上已经下了令封赏,如今没了我的事情自是要回来的。”
林奚喜欢听平旌说话的声音,总是那样清亮,温柔,可能是许久未见了,就连听到他的一个“嗯”字都无比心动,一时忘记作答,萧平旌看林奚这幅模样觉得有趣,向她吹了口气,把那些挡在额前的碎发吹到两边。林奚回过神来,两颊发烫,眼睛却也没看萧平旌,看了看自己的鞋尖。
“我都回来了,天气又这样炎热,不请我进去坐坐吗,外面怪热的。”萧平旌知道林奚害羞了,给她找了个台阶下。“那,进屋吧,我砌好了茶。”林奚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屋内走去,才发现茶早已经凉了。于是端起茶壶,“我去给你重新泡。”萧平旌看着林奚泡茶的动作。静静的坐在她对面,听着屋外的蝉鸣声传进屋内,感到心安。这几日马不停蹄的赶路就是想立马能见到林奚,现在见到的思念之人,像是在做梦般不真实。
萧平旌伸出手摸了摸林奚披在肩上的长发,才有了真实感,“嗯,是真的,原来不是在做梦。”,看着林奚笑的开心。
林奚看了一眼萧平旌开心的样子,仿佛又回到了初见时的样子,他一脸明朗,浑身都散发着属于江湖儿郎不羁的气息,真是美好,终于又见到你了,真好。“泡好了,有些烫,你小心点喝。”萧平旌接过茶,轻轻吹着,林奚看着他,但愿他喜欢这茶,这是在萧平旌走后亲手晾的茶,春天的美好林奚也想让他感受到。
“怎么样?喜欢吗?”林奚有些紧张,开口问道。
“嗯,很喜欢。”萧平旌望进林奚眼里回答道。
喜欢啊,有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喜欢,只愿这岁月静好,我们平安喜乐。


既已归来,静静陪伴,甚是美好,吾心悦之。




By Purpleone 女士

评论(2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