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urpleOne女士

一个人

【长命百岁】萧平旌林奚 




“林奚,你近日怎么不来我府上了?”萧平旌从屋檐上纵然跃下,趴在林奚旁边笑眼看向她。
“军中事务繁多,你竟也有时间往我这个小医馆跑?”语罢,便端起药筐向内屋去。
萧平旌看着林奚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又有哪里做错了惹到林奚了,有点烦躁,挠了挠头发,小步跟在林奚身后,也不说话,林奚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。
林奚知道自己语气有些硬了,看了一眼萧平旌委屈的样子,心里像是有一股热流涌进,脸颊一红。
屋外桃花初盛,春风吹拂,这个小医馆也变得温暖起来。
林奚将药材归类完毕之后转头准备放下药筐,一转头就看见萧平旌直直的站在她背后,这下撞个正着,两个人显然都没有反应过来,这样近距离面对面让人有些不适应,脸上都带了红晕。
萧平旌还是先向后退了一步,觉着有些尴尬,干咳了两声说道:“那什么,我看你那么专注也没功夫跟我说话,就只好在边上等了。”
林奚这才抬眼看萧平旌,他眼睛不敢看林奚,盯着林奚手上的药筐,像是要把它盯出个洞来,脸也红着,林奚觉得有些可爱,嘴角微微上扬,转眼又变得冷静,看不出情绪 ,过了片刻才开口:“我可不希望我的药筐就这样坏了。”
萧平旌这才反应过来林奚话中的意思,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她,林奚接着说道:“我也是不知道你有这个耐心能跟在我身后等那么久,一时间也忘了身后还有个人。” 把自己手上的药筐递到萧平旌手上说:“你既然没事做,就帮我把药筐放到那边的木台上吧。”萧平旌微微点头,拿着东西向别处走去。
林奚看着萧平旌的背影眼神黯淡了下来,刚刚没仔细看,原来他穿的是打仗时穿的铠甲,这次过来是要道别的吗,想到这里林奚心里开始担心起来,但自知在她面前的这个少年肩负重责,奔赴战场是他的责任,自己也不能因为心里这些个儿女情长耽误了他,林奚的手默默握紧成拳,把自己掐疼了才清醒过来松开手。
另一边的萧平旌将药筐放在台子上之后,眼神又开始飘忽不定,外面的阳光照进屋内,暖洋洋的。萧平旌在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个地方亮晶晶的,回头看了一眼林奚在的屋子,想问问她是什么好玩的东西,竟也不和他说。
但屋子里的林奚却不见踪影,萧平旌心想自己和林奚也不是什么陌生的关系,看完了回头说一声便好了,相信林奚也不会因为此事责怪他,便走到亮光闪烁的地方,是在一个架子的最底部,有个很隐蔽的抽屉,没有关好,大概是主人去忙别的事忘记关好了,又正是个大晴天,阳光照进来反光才让他发觉的吧。
萧平旌轻轻拉开抽屉,看了一眼抽屉里的东西一下愣住了,下意识的去摸自己脖子上的那个银锁,还在,那抽屉里的这个银锁又是怎么回事,和自己脖子上戴的一模一样。不对!萧平旌将抽屉里的银锁拿在手中翻了个面,“长命”二字映入眼帘,万千思绪涌上心头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,先是震惊,继而庆幸,心中却又有些恼火。
萧平旌慢慢起身,银锁在手中被握得很紧,银锁下端的铃铛发不出一点声响,他的步伐慢而重,心情也越来越沉重,刚走出偏厅,就看到向他走来的林奚,手上的力气又大了些。
“怎么让你放个药筐去了这么久?”林奚问道。
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,林奚问话过后半天都没有回答,林奚觉得萧平旌不太对劲轻轻唤他的名字“平旌?平旌?”
萧平旌这才抬眼看了眼林奚说道:“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说近日北境不安定敌人手掌掌握了我方的兵防图,今天傍晚我就要动身去那里了,想来跟你道个别。”
又是半天没有回应,过了好久林奚才开口:“去多久?”
“不知道,但请你等我回来,我有。。。”萧平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奚打断。
“我等你。时间也不早了,你该回去准备准备了。”
萧平旌眼睛看着林奚,但她却没有抬头,“那,保重。”萧平旌转身离去向屋外走去,站在走廊上摊开手掌看了一眼手中的银锁,继而又握得更紧,快步走向大门外。
林奚看了一眼萧平旌消失的地方,握成拳的手松下来,地上的泪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。

—————等我回来,带你纵享这十里春风杨柳依依

—————等你回来,与你细品这和风细雨岁月悠长




By Purpleone 女士

评论(2)

热度(56)